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历史咨询 >

请爱护你的宠物,它的世界里只有你_宠物频道_东方资讯

2020-05-20 15:01      点击次数:

今天又听到了老郭叫于谦老师一代松狮(宗师)了,他俩的助眠相声已经烂熟的不行,而每次听到此段,总是想起它。你的生命里是否也有这样一位非传统意义上的家人呢,一只鸟,一只猫,兔子、八哥、小香猪,一条蟒,一只黑寡妇,一条变色龙……也许出现在你的生

今天又听到了老郭叫于谦老师一代松狮(宗师)了,他俩的助眠相声已经烂熟的不行,而每次听到此段,总是想起它。你的生命里是否也有这样一位非传统意义上的家人呢,一只鸟,一只猫,兔子、八哥、小香猪,一条蟒,一只黑寡妇,一条变色龙……也许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的第一只宠物让人印象深刻,也许是后来的那些宠物们,但是能称得上是家人的,那绝对是会让你掉泪的家伙!

就是它,来我家的第一天

12年来我家的时候它已经一岁了,从离老家五十多公里外一个狗场不到两千块买来的,初见它时愁眉苦脸吐着蓝黑色的舌头,一身淡黄褐色的粗毛,从此以后它就和全天下黄色的狗子有了同一个名字??大黄,这是一只松狮犬,一个男孩儿。大黄的到来给父亲的老年生活多增添了些许故事。在我农村的家里不缺动物,都是些家禽畜类的牲畜,鸡鸭鹅、羊、兔子、鸽子,要不就是土狗家猫,没什么特别,直到它的出现,一个可以漫步在众多动物间的文静憨憨慵懒的小伙子,给人以欢乐。松狮的性格估计都差不多吧,固执、独立、自我、反应慢、面无表情、闷骚,小眼睛永远睁不开。

老家的房子有东西两处院子,东院儿住人,西院儿养着各种家禽动物,大黄刚来西院儿的时候那群鹅和一只拿狗绳拴着的德国黑背串儿这两个集团是不服的,大黄初来脖子上也拴着犬绳,就趴在院子土地上凉快,几只鹅过来挑衅,扦它的毛,大黄站都不站起来,满脸无所谓,脸上两行黑色泪沟还显得蠢萌。大黄来家待了几个月后就再也不用拴绳子了,它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它性格实在太好,完全没脾气,跑起来的速度让人放心,百年龟速。成为家里动物界老大的位置是它和黑背打架时确立的,黑背一直是西院儿拴着的,大黄是自由的,邻居们大人小孩儿都知道大黄脾气好都喜欢它,怎么逗都不会生气。有一次听见西院儿狗乱叫,父亲跑过去时已经是惨叫了,黑背的惨叫,是大黄把黑背前腿给咬住了,黑背也咬大黄的后脖子,黑背的惨叫源于它咬大黄的后脖梗子全是厚厚的毛,造不成实质的物理伤害,父亲大呵试图把它俩分开,主要是让大黄松口,使劲儿拍它的头,半天总算松开了,大黄转身悠悠的就走了,周围的鸡鸭鹅羊看到此幕都安静了,以至于后来群鹅看见它都躲着走,黑背腿也瘸了好一阵,所幸没截肢,以后见了大黄,黑背包括家里所有家禽动物都成肃穆礼状,而它还是一脸悠悠的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的憨样儿。

在村里确立地位的一战是在来家里一年后的冬天发生的,父亲喜欢早起去田地里遛弯儿,大黄陪着父亲。这年冬天,村里一年轻的后生也起的挺早每天牵着爱犬在乡间路上遛着,邻里见面打招呼,这后生牵的狗不知怎么发了神经突然就蹿向父亲,咬住了他的裤脚,后生也懵了,赶紧拽狗,这时,大黄像触了电一样蹭的朝那只狗蹿了过去,一反往常的慢慢悠悠,照着那狗脖子就咬了下去,那狗体型比大黄大一圈儿,浑身腱子肉,可大黄这一口下去,那狗立刻发出呜嗷的惨叫,跟家里黑背叫的一样,那狗咬着父亲裤脚的嘴肯定是松开了,幸运的是父亲冬天穿的厚,没咬到肉,可大黄不松嘴了,父亲怎么喊怎么拿手拍打都不听了,那狗的主人也着急,把自家的狗连绳子带狗一起拎了起来,连带着大黄也离开了地面,父亲从路边的沟里找了根粗树枝敲打,口鼻都打出了血也没松口,最后还是拿打火机燎了鼻子才松了口,那狗主看父亲没事儿也就放心了,然后也心疼自己的爱犬回去治疗了。大黄这一战把村东头体型最大的狗子给制服了,以至于后来那大狗只要看见大黄溜达,远远的就?着它主人逃走了,村里养狗的人经常也说大黄只跟同类叫板,只要咬上就不松口,牵狗遛弯的都要离大黄远一点儿。父亲自那之前没想过大黄会保护自己,一直认为大黄就是一只憨憨的狗子,比一般的狗都还不懂事儿,有点儿怂又有点儿懒,这事儿后让父亲重新定义了这只松狮犬,人畜无害的狗子,遇事从不慌张,就连咬住对手时,脸部表情都是木木的。有时候还有很强的好奇心,过年过节放鞭炮,它会在邦邦嘣嘣的各种鞭炮声礼花声中来回穿梭,不知道是享受云雾缭绕的感觉还是喜欢那股子硫磺味儿,别的狗子听见放炮声早吓的钻回窝里了。它也会下雨天去外面淋雨,完事儿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毛回到屋子里顺着墙边擦墙,墙上留下黄黄的印记,现在墙上还留着它的痕迹,喜欢淋雨估计是凉快吧。它总是安静的陪着父亲左右,父亲已经拿它当家人一样看待,睡觉睡在父亲床边,大黄毛厚最怕热,尤其夏天,专门给它白天晚上开着空调,它剪了毛都怕热,走两步就想卧下休息。

和许多电影结局一样,故事结尾并不圆满。18年的春天,我们回老家没见到大黄,父亲说大黄误食了已经放了很久,硬的跟铁一样的鸡爪子,把肠胃扎破了,兽医来了也没救过来,它就这么没了,父亲是一个性格刚毅的人,从不轻易表达感情,他叙述的平淡,但我还是知道他难过的,我们说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松狮给他,父亲说不养了,养了最后还是伤心,我们担心触景生情也就没再提这事儿。

后来我们还是没听他的话,不过没买松狮,买了一条阿拉斯加和一条哈士奇,本想热闹热闹,结果父亲直接买了两个笼子,把这两只难以管束的狗子圈了起来,再没心思像对大黄一样的感情来养它们了,再后来这两只拆迁大队正副队长也让父亲给送人了,在笼子里都太闹腾,我们也知道这两只狗不适合圈养,送就送了,随他心情。父亲现在除了西院儿的家禽家畜,就是养他那只八哥和几对儿鹦鹉还有几只叫不上来名字的鸟,还有几只猫,而不再养狗了……

相信很多人一样,把自己养的宠物待成了家人,有的地位还很高,那就请这样好好待它们吧,不要遗弃,不要虐待,它们寿命大多不是很长,但它们也是在我们的人生旅程中像过客一样来去过,能待之为家人的,想必缘分是到了的,请爱护它们吧,因为它们的世界里只有你。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